收藏本站
  • 确定
付翔炉馍 福祥诚礼 混合装
5斤装,30粒x84克,五仁、枣泥两种口味个15粒。全国包邮!
现   价
¥
¥
数量
(库存
”扫一扫“手机浏览


“付翔炉馍”又是对陕北和关中历史文化的传承和发扬。陕北地处黄土高原,沟壑纵横,“说话话容易,见面面难”。这种自然和人文构造,使陕北人形成走亲戚送馍馍的习俗,而用炉烘烤的馍馍,脱水充分,既有烘烤皮脆香酥的技术优势,又有麦香扑鼻的文化渲染,夹杂着枣泥、五仁,带有陕北的地方特味,适宜馈赠,适宜保存,是陕北明清以来形成的馈赠佳品。这里的“馍馍”,超出了原有的字面文化含义,已经是“点心”的原生态表达,很早就是陕北人见人爱的富有地方特色的饮食名品。而且,在我看来,“炉馍”的形成还与定边的历史有关。定边在明代是延绥镇下辖的定边营,(清雍正年间才改营设县)境内营堡相连,旌旗相望,驻扎着大量的边防军,仅“柳树涧堡”一个城堡,就驻扎着1084名兵士和574匹战马。在明代初年,与漠内的蒙军战争频繁,有时“日接战数十余”,频繁的战事,军队的后勤供应成为大问题。而炉馍应该是最适宜战事的军备干粮。它既可以大规模焙制,又可长期贮存,更便于携带,是最适合战争需要的食品形态,说“炉馍”是最早的“军用品”,带有爱国主义的文化情怀,一点都不过分,定边是“炉馍”的原生地一点都不奇怪。加之,定边还是中国第一条“盐马古道”的起始原点。定边盐池,是古代西部最大的盐池,产量巨大,不仅供应蒙地和陕北的食盐所需,还供应天水、凤翔、汉中等内地。明代初年,为了换取漠内的战马,明政府在长城各关口,设“马市”,实行“盐马交易”,换取大漠内的“五花马”,定边盐池遂改名为“花马池”。从那时候起,定边、靖边的陕北军民携带盐斤到漠内进行交换,使盐马交易成为陕北明清五百年间最波澜壮阔的历史事件。而在此期间,“炉馍”成为商人最便捷携带的干粮食品,陕西商人们携带者“炉馍”,驱赶着骆驼,在毛乌素沙漠里吼着“信天游”,整整走了五百多年,将陕西的食品文化传播到大漠的各个角落,谱写了民族团结、边疆和谐的颂歌。